滴答

什麽聲音?)

滴答

水?)

「好冷。」伴隨著一下冷顫和脫口而出的聲音,愛理徹底清醒了。

伸手環抱著自己,試圖讓自己暖和起來。

半餉,她右手撐地打算站起身來。

手上冰冷的觸感讓她再打了個冷顫。

(我…在哪裡?)

不熟悉的觸感讓她開始審視自己所在之處。

 

沒有一絲光線,可是因為長時間閉著眼睛,愛理並不至於有目不能視。

站起身來,通過極度受限的視力,勉強辨別到自己剛剛依著的柱子不但鋼筋外露,還出現水泥剝落的現象,同時不知哪裡還傳來滴水的聲音。

簡單來說,這是一棟廢棄了的大樓。

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又昏睡了多久,她不知道。

只是,眼看四下無人,自己又沒有被綁著,想當然就沒有留下的必要。

 

摸黑離開了自己身處的房間,扶著牆壁,愛理向左邊邁開了腳步。

一路摸索著前進,她一邊回想自己到底爲什麽會來到這。

(上課…下課…補習…)

我昨天看到的是說有好幾人晚上通過新舊區交界時,因為聽到背後有腳步聲回頭,結果就消失了。”

(沒錯,她們在討論那都市傳說,然後我就自己走回家…之後…)

「不!」腦海一瞬好像飄過什麽,同一時刻她驚嚇得停下腳步,雙手用力的把自己抱著。

(剛剛那是什麽…)

想不起來,但是那恐怖的感覺還是清晰的刻在記憶裡。

 

深呼吸了一下,讓自己重新振作。

(現在最重要的是馬上離開這,其他的之後再想。)

顫抖著,卻毫不猶豫的再次舉步。

 

不斷的走,可是卻走不出去。

面對著不變的景象…

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又已經下了幾層樓梯呢?

她不知道。

長期身處在黑暗當中,再加上恐懼感仍在,愛理不知不覺的越走越快,心裡也越來越焦躁。

「有誰在嗎?」就在心理再也承受不了那個壓力的瞬間,她不能自控的開口了。

 

絕望的呐喊在大樓裡迴響,爲了不讓自己跌倒愛理只能用盡全身的氣力扶著牆壁。

就在這時,虛空傳來了一道聲音:「寂寞嗎?」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愛理無法反應,可是再一次響起的聲音證明了這不是她的錯覺:「你寂寞嗎?」

那是有點立體又充滿誘惑的聲線,卻莫名打響了愛理心裡的警號。

「是誰?有誰在嗎?」可以的話她多麼希望現在馬上就有人從某個角落走出來,哪怕是誘拐她到這地方的人。

沒有回應愛理的問題,那聲音自顧自的問道:「你一定很寂寞吧?」

「不。」聽到聲音越趨確定的話語,愛理忍不住開口反駁。

 

彷佛對愛理的回應感到很滿意似的,聲音多了一層笑意:「一定覺得世上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吧?」

「沒有的事。」直覺告訴她不應該再回應的,可是自己的嘴卻擅自開口了。

「沒有…真的沒有嗎?」

「沒有。」

「你父親生前是怎麼對待你,你都忘了嗎?不過即使那樣,你還是認為自己有存在的必要,哪怕是作為出氣筒。」

隨著那聲音的話,愛理的腦海飄過相應的畫面,但是她還是搖頭回應:「不是的。」

「現在你爸不在了,你想著你還有你媽。可是你有多久沒有見過她,跟她好好的談過話了?」

「她只是很努力在工作。」滿腦子充斥著不願回想的記憶,她還是努力的反駁著,可是也因此忽略了自己的聲音在顫抖著…

 

「那在學校呢?」

腦海飄過遙的面孔,那個總是一面笑意的邀請自己一起吃飯一起下課的女生。

「那個女生真的把你當朋友嗎?她只是可憐你總是自己一個。」

「…不是的。」

 

察覺到愛理口中那一絲猶豫,那聲音更愉快了:「承認吧。這世上早就沒有你的容身之處,這個世界並不需要你。而你,也不需要這個世界。」

不待愛理回應,那聲音繼續說著:「寂寞、悲傷、痛苦、心冷、心淡。承認吧,這就是你對這個世界的感受。」

「不…」眼淚不能自主的流出來。明明…明明心裡根本不認同它的話,但是卻感到它緩緩的進入自己的身體,佔據自己的腦海,還一點一滴的取代了自己的心。

「在這裡沒有必要偽裝自己,因為我們都明白。」

「我們?」不知為何這詞極度吸引她,讓她忍不住開口求證。

 

「是的,我們。我們跟你一樣,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所以我們明白你,我們就是你。」

「…你們就是我。」

「是的,我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們。」

「我…」

「放開自己吧,只需要一句你就可以解脫。」

「放開…」

「說吧,就一句,說吧。」

「我…」

 

記憶慢慢被蠶食,前一刻充斥著腦海的記憶被一大片的陰影覆蓋。

(剛剛我有想到什麼嗎?)

「承認吧。」

(是誰?)

「來吧。」

(我為什麼在這?)

感受到獵物已經到手,那聲音的笑意更濃了:「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你的容身之處。」

(……)

「不是嗎?」

(我…)

「這個世界沒有你的容身之處,所以加入我們吧。」

「加入…?」順著聲音的話,愛理無意識的開口了。

「對,只要你開口,就可以永遠跟我們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對,說吧,開口吧!」

 

伴隨著那有力的聲音,腦海裡彷佛有什麽碎掉了…

什麽都無法想起,唯獨一件事她很清楚――她已經不想要再自己一個了

她想要自己的容身之處…

哪裡都可以,她只是想要有人陪在自己身邊。

 

四周的黑暗開始攀附在不知何時跌坐在地上的愛理身上。

可是對這一切她毫無自覺。

此刻的她,雙目無神,眼淚還是一直流著。

早已無法思考的她,嘴緩緩的道出那禁忌的話語:「這世界…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話畢,愛理的意識就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