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是時候了。”

在呼喚我們了。”

再一會,再一會兒力量就足夠了。”

然後就可以再增加一名同伴了。”

 

在一個除了漆黑還是漆黑的空間裡,聲音從四方八面的響起了。

與周遭冰冷的黑暗成對比,參與討論的聲音讓人有一種興奮,甚至蠢蠢欲動的感覺。

聽上去讓人以為是在自言自語的聲音,卻是一個個的同伴。

聽著她們的聲音,黑暗中的某物覺得非常的平靜。

自己,並不孤獨。

然而,這感動被一微小的動作打斷了

 

在這空間的某處,結城愛理眼簾顫動了一下

自從受到黑暗中的聲音誘惑失去意識以後,這是她第一次有所動作。

僅僅一個無意識的動作,卻讓周遭的氣氛緊張起來。

那黑暗中某物清楚的感覺到,那是會打亂們和諧的聲音所導致的。

 

為什麼?」明白箇中原因,覺得被背叛了的某物質問著倒臥在黑暗中的愛理:「為什麼你還在拒絕我們?」

直擊意識深處的重音,令原本在沉睡著的意識慢慢的浮上來。

為什麼你還會跟那個世界有聯繫?

(那個世界?)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愛理,其意識只是無意義的重複著聽到的字詞。

為什麼你還記掛著那個世界?」

接連的問題,只是讓愛理覺得疑惑。

自己有記掛著什麼嗎?這裡就是自己的容身之處不是嗎

 

突然,一陣漣漪劃過了這隔絕了一切外物的空間。

“▊▊”

無聲的波紋穿透愛理的身體時,她的右手食指抽動了一下。

同樣是無意識的動作,卻比第一次更為明顯,清楚的表明那波紋在影響著她。

是誰到底是誰在妨礙我們?

不知是為了洩憤,還是為了抗衡,整個空間響起了憤恨的聲音。

直擊靈魂深處的恨意,讓愛理宛如置身冰窟裡。

 

“▊▊”

更為有力的波紋再一次穿透愛理的身體。

什麼都聽不到,但是卻能夠感受到有什麼在彈撥自己的心弦。

是一種讓人懷念,又熟悉的感覺。

(是誰在叫我?)

縱然聽不見,她還是確定那是有人在喊自己

可是那是誰

(我又是誰?)

 

你就是我們。」聽到愛理心中的疑惑,那聲音馬上恢復成誘惑無比的聲線並作出回應。

就在愛理要認同時,無聲的聲音再一次闖進愛理的心中,她的雙眼也因此睜開。

只見她空洞的眼瞳此刻正泛著淚光,緊接著她的嘴也張開了

一張一合的,想要回應那道波紋。

 

可是還沒有發出一個音節,那聲音就接連響起來不要被騙了,那個世界根本沒有人關心你。」「你的容身之處只有這裡。」「我們才是你的歸宿。」

腦海再一次出現那些不愉快的記憶,伴隨而來的頭痛讓她皺起了眉頭。

彷佛要安慰她般,那聲音溫柔的說:「只要你留在這裡,就不會再有那樣的記憶了。所以,不要想了。」

本能的想要逃避那些記憶,愛理順從了那聲音的建議。

對,自己留在這裡就好,這裡就是自己的容身之處

才剛這樣想,那些記憶和痛楚就從她的腦袋消失。

無聲的聲音沒有再響起

在重新回復寧靜的黑暗當中,愛理再一次閉上了眼睛,意識又一次沉了下去。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