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城市都有光暗兩面,而這兩者之間往往只是一墻之隔。

生活在其中的人們,每天遵循著固定的路線,在城市裡穿梭。

是否有人曾經想過,在那不起眼的巷道後,到底是五光十色的街道,還是黯淡無光的區域呢?

 

隨著天色漸暗,城市逐漸被各色燈光點綴。燈光由裡至外層層疊疊的展開,將空氣都映照成斑駁的彩色,為途人照亮道路。

離開補習室後,迎接結城愛理【Yuki Airi】和她的幾位同學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路燈、店鋪、還有嬉笑著的同學們……同樣的街道,同樣的場景,可是今晚的她只覺得這一切都離她很遠。

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腳步,眼看著同學們談笑依舊,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已經落後於她們。

 

垂下視線,落入眼簾的是今天派發的模擬考卷。在那以都內頂尖大學入學考為標準的各科卷子上,均標註九十五分以上的佳績。

這是讓人稱羨、足以自滿的成績。

曾幾何時,她會為此感到雀躍。在母親親自準備的滿桌佳餚前,被父親提醒著不能因此驕傲。

可事到如今,這樣的成績,得到了,又如何呢?

 

「……理、愛理!」

抬頭一看,不知何時幾位同學停下了腳步,一面狐疑的看著自己。其中一位跟自己頗為要好,同時也是剛才叫喚她的同學向她走來,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搖搖頭,愛理開口道:「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沒事就好。那,剛剛我們說的你都沒聽到咯?」

又一次搖頭。

此時,其他幾人也走近了,道:「就跟你說愛理對這些沒興趣,你不信。」

「哎,可是這都市傳說這麼流行,搞不好愛理也是有聽說過的嘛。」

 

就這樣,幾人又一次開始自顧自的討論。

唯一的分別是,這次的對話內容毫無遺漏的傳入被圍在中央的愛理耳中。

 

「所、以、說,失蹤的女生據說都是跨越了新舊區交界後失蹤的。」

「哪來那麼多新舊區交界,據我看,是陰陽交界之時比較有可能。」

「你是漫畫看太多了吧。按你這麼說,每天該有多少人失蹤。」

「總比你說新舊區交界靠譜好不好。」

「依我看,你們都錯!所謂的交界是陰陽交界……」

「這不是我剛剛說的。」

「不不不,我說的陰陽交界可不是時間,而是地點,是陽間和陰間的交界。那些人失蹤前聽到的其實是鬼魂的腳步聲,在回身的同時因為跟鬼魂對視了,被視為同伴,然後就被帶走了。」

 

「明天見。」就在幾人衝那句「鬼魂的腳步聲」嬉鬧著時,再次落後的愛理開口道。平淡的語調與身前熱烈的幾人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被愛理打斷,幾人才意識到她們已經來到與愛理分別的十字路口,於是紛紛向愛理道別。

目送幾人遠去,愛理幾不可聞的歎了一口氣,靜候路燈變綠。

 

走過十字路口,再往左側前進一小段路,旁邊有一條只夠一個人通過的巷道。

巷道的兩頭仿佛是兩個世界,不,事實上就是兩個世界――一個光鮮亮麗、充滿生氣的新市鎮,另一個是連路燈都缺乏、昏暗無比的舊區。

自從父親酗酒過度逝世,房子又被扣押後,愛理與母親便搬到舊區一棟五層高的公寓。這條巷道也就成了愛理每天出門的必經之路。

 

站在巷道前,愛理不由得回想起剛剛的話題,眉頭不由得輕皺起來。

她很清楚自己那位朋友並不是故意的,事實上,對方應該連她住在舊區也不知道。可是,回想起對方一面笑意的討論什麼「背後的腳步聲」,什麼女生相繼在穿越新舊區交界時失蹤,她就不由得感到煩躁。

她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覺得這樣的話題有趣。

甩了甩頭,試圖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從腦海甩出去,愛理抬起腳踏進了那彷佛把光源都吞噬進去的巷道。

 

 “吶,你們有聽說過《背後的腳步聲》嗎?”

腦海不適時的想起剛才其他人熱烈討論的內容。

“當然聽過!不就是說大晚上一個人走路,聽到背後有腳步聲回頭就會消失嘛。”

典型的都市傳說,毫無根據、說好玩的話題。所以當時她也沒有認真聽。

“就是那個,就是那個。最近網絡上超流行的,聽說已經有好幾人消失了呢。”

她應該是沒有認真聽的才是,可是,為什麼對話能如此清晰的出現在腦海裡面?而且偏偏是這個時候?

 

啪嗒。

 

微弱,卻異常清晰的聲響自愛理身後響起。

情不自禁的全身僵硬,懷抱在雙手間的參考書跟模擬試卷也因為這一舉動被弄皺了。可此時的愛理並無暇意識這點,稍早前的對話內容又一次浮現在她腦海裡。

“所、以、說,失蹤的女生據說都是跨越了新舊區交界後失蹤的。”

她現在……就處於所謂的新舊區交界……

 

啪嗒。

 

黑暗中,背後再次傳來聲響。

比剛剛聽上去近了點,卻又明顯比身後走廊的長度要遠的地方持續的傳來平穩的腳步聲。

直到現在,愛理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聽不到身後繁華大街的車聲人聲。這一認知,伴隨著一陣冰冷感覺貫穿她的全身,雙腿也被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啪嗒。

啪嗒。

啪嗒。

 

腳步聲不徐不緩的靠近,冰冷的不安感漸漸被強烈的恐懼感取代。冰冷的身體開始止不住的打顫,胸口彷佛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著而無法呼吸。

 

啪嗒!

 

腳步聲赫然停止。

仍然僵直在原地的愛理只感覺自己的心臟也忘了跳動——腳步聲,是在她正後面停下的。

冰冷的氣息自愛理身後纏上她的身體,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想要將她吞噬。

 

“就是那個,說什麼一旦回頭就會消失來著,最近網絡超流行的,聽說已經有好幾人消失了呢。”

 

好友的話語再次浮現腦海。

如同導火線似的,一股回頭的衝動湧上心頭,甚至壓過了心中的恐懼。下一刻,頭便不由自主的緩緩轉往身後。

無聲的抗議如同出口的白煙般瞬間消逝。

隨著“啪沙”一聲,參考書跟試卷灑了一地。而巷道,已經沒有結城愛理的身影了。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