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大門與其他通道被封鎖的情況就被發現了,陷入絕望的人們開始反擊,頓時槍聲大作,然而病鼠對此根本無所畏懼。

專注於目標的萊特,對於周圍的騷動可謂是置若罔聞。視線鎖定在那人身上,靈巧的在病鼠和慌亂的人群中穿梭。

一兩隻病鼠朝著兩人襲來,赤鴞連忙上前一步擋了下來,三兩下的功夫便處理了牠們。可是,在這一段空檔期中,一隻病鼠從萊特的左方竄出,藉著混亂人群掩護撲上。

狩獵狀態下的萊特感覺變得敏銳。察覺到左方的異樣,萊特往右側的人群空隙拐去,同時左手抓向最靠近的人的衣襬,腳下一絆,順勢的把此人的衣襬往病鼠的方向一拉。

絲毫不理會那人被撕裂時的慘叫聲,萊特借著勁頭轉身,低頭閃過混亂得拿著手槍揮舞的手,竄過前方數人,目光始終鎖定在那人身上,塑鋼軍刀不知何時已經被他握在右手上。

只見那人在兩名護衛的保護下,身影稍微狼狽的走避著,惟其神色並沒變慌亂,不知是掩飾得好還是對此刻的狀況有所預料。

 

身後,赤鴞又解決了兩隻試圖從後方撲向萊特的病鼠。接著,她加緊速度,追上了那在騷亂中依舊靈活的身影。

「先撤退吧,這裡不宜再留下去。」明顯感受到眼前小孩的變化,不明就裡的赤鴞只能如此勸道。

由於沒有感覺到惡意,萊特並沒有特別在意跟隨身旁的赤鴞。可同樣的,他也沒有把對方的話聽進去。

 

在短暫對峙過後,在場的人們開始發現,被那些異形咬到的人馬上就會昏倒。

注意到這情況的私人護衛跟場地安保漸漸改變了策略,一部分人在老闆的示意下開始三三五五的聚集一起抗敵,一部分人試圖組織起仍在慌亂的人們,當然還有一部分人在尋找退路。

該說在場的大多是見過大場面的黑道幹部跟政要人員麽?面對著突如其來的狀況,還能瞬速掌握態勢。

 

然而,如此轉變對萊特並沒好處。

在現場出現規律的當下,獨自行動的萊特先不說會不會引人注意,更重要的是給襲擊方明顯的目標。加上他毫不掩飾把周遭的人當肉盾的舉動,認知到這一點的人們甚至將他與病鼠並列,攻擊也漸漸針對起他來。

這使得萊特無法再僅憑身法跟小手段阻攔病鼠……

 

就在他穿越幾組背靠背的人群時,一隻蹲下身子在噬咬著什麼的病鼠察覺到萊特的存在,更為幼嫩的身體,使得牠立馬朝新獵物撲過去。

面對這迎面而來的襲擊,萊特不退反進,重心一低,手上的塑鋼軍刀乘著病鼠的勢頭往其下顎根部插了進去。

從刀柄傳來的手感,以及頭頂的嘶叫聲,表明萊特並無成功穿透目標。

腳步不停,萊特抽出軍刀,低頭意圖從病鼠揮舞著的雙手底下鑽過,再往其身後補刀。

 

受傷後的病鼠變得更具攻擊性,雙手接連往萊特身上招呼,在其臉頰上留下傷痕,長樓袖子也被撕開了一道縫。

眼看著一時無法突破眼前的障礙,萊特決定改變策略。就在他要把手上的刀往病鼠的心窩捅去時,他的動作一頓——那人,消失了。兩名護衛還在之前的位置,可是應該受兩人保護的某人卻不見了身影。

為了尋找失去蹤影的目標,萊特因此停下了動作。這本不該被允許的舉動,就結果看來卻救了萊特一命。

 

肩膀傳來的異樣感,伴隨著眼前緩緩倒下的身影,比起思考,萊特的身體先一步作出反應。

手一拉,病鼠的身體就往萊特的身後倒去,順便替萊特又擋了兩槍。

趁機鑽進旁邊的人群的萊特繼續往兩名護衛的方向進發,同時環顧四周嘗試尋找那人的身影。

 

視線裡,一名身穿晚裝的女性不知是被推撞還是慌亂中絆倒而跌坐在地上,正哭喊著要爬離正步步進逼的病鼠。

是因為狩獵目標消失了麽,把這一幕收進眼底的萊特立即改變前進方向。

抓住就近一名安保的手,軍刀刀柄用力往其手上一敲後,快速的把對方的手槍搶過來,清冷的丟下一句:「借手槍一用。」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等那人要反應時萊特已經躍上,藉此越過好些障礙跟人頭,並往撲向那女性的病鼠開槍。

 

瞬間把彈夾清空,然而病鼠雖然行動稍有受阻,卻並未因此停下動作或者變更目標。

墨鏡下,萊特眉頭一皺,繼續趕往對方所在。

 

待萊特抵達時,那位女性已經昏倒在地。

看著那張滿是淚痕的扭曲面容,萊特宛如復仇般往依舊咬著女性不放的病鼠後心窩插進一刀。

就在他要把軍刀從掙扎著的病鼠身上抽出時,赤鴞從旁快速了給牠補上一刀。接著沉聲喊了聲:「Neko。」

 

把軍刀上的血揮掉,萊特最後看了一眼那名女性,才抬頭看向赤鴞說:「抱歉。」

這道歉,到底是對誰,又是為了什麼而說的呢?萊特自己也說不上來。

對此,身前的赤鴞再度開口,言簡意賅的道:「……這邊。」話畢,就動身領路。

 

角色倒轉,這時萊特才第一次見識到赤鴞的身手。

尋找切入口,擊倒病鼠的手法,而且還能分神顧忌跟隨在身後的自己,使得他只需要確保自己能跟上她的腳步就好。這種種表現,充分表明赤鴞受過專門的系統訓練。

如此一來,萊特對兩人的身份,以及尉遲曦的目的就更好奇了。

不過在這以前,萊特又更適合這情況下的問題。

 

追上赤鴞,萊特道:「姐姐,這方向是舞台啊。」

沒有回應,赤鴞繼續往舞台的方向奔去,同時效率非常的處理往兩人靠近的病鼠跟其他參與者。

倒是在萊特看著又有幾名女性被襲擊想要有所行動時,赤鴞頭也不回的提醒:「請不要再做多餘的事。」

不容置疑的語氣,讓萊特不由覺得這回再脫隊對方會直接把自己丟下。應該說,在他失控的時候對方沒有捨他而去他就該感到興幸。

審視目前的形勢,緊握刀柄的手稍微放鬆下來,萊特選擇了別開視線。

 

在兩人鑽進布幕時,眼前的情況並沒有比台下要好。甚至可以說,在這能見度較低的空間,情況比外面還要糟糕。

加上可能是期待後台的通道沒有被封鎖,在赤鴞和萊特後,先後有幾個人單獨進來這空間。惟在視線受限的情況下,這些自以為快要脫困的人馬上就被暗處的病鼠撲倒。

雖然兩人沒有因為黑暗的環境而受到影響,可在這狹小的空間,先不說萊特,就連赤鴞也漸顯吃力。

 

在一次閃避不及,病鼠用力的拍在萊特受槍傷的肩膀時,萊特身子一歪,手上的軍刀也不受控的掉落地上。

正當那病鼠往萊特身上咬去時,一個血洞突然出現在牠的額頭。

還未來得及搞清楚狀況,本該在不遠處抵抗著三四隻病鼠的赤鴞已經來到萊特身旁,抓住萊特的後領拉了他一把,同時道:「走。」

此時,萊特才發現那幾隻病鼠早已倒地,隱約能看到牠們的額頭中央有著同樣的血洞。

 

赤鴞單手半拎著萊特往某方向走去,緊跟著其腳步的萊特發現擋在兩人眼前的病鼠接連倒下。這情況……明顯是有人在遠距離支援。

很快的,得出搶手在高處這結論的萊特發現了在上方鐵架為他們清除障礙的高大身影。

一腳踹開攔路的人,赤鴞把萊特往一桁架用力一推:「上去。」話畢就轉身招呼重新站起身來,往兩人舉槍的男人。

抬頭看了看桁架的高度,萊特心裡無奈的想,如果早知道這是目的地,他就可以準備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傻傻的站在底部,必須在隨時被從病鼠或人從後襲擊的情況下循規蹈矩的往上爬……

然而,無奈歸無奈,萊特邊攀上桁架邊朝赤鴞說:「嗯,姐姐小心。」

 

多虧平日的習慣,萊特在單邊肩膀受傷的情況下仍然流暢的登上桁架,亦即蒼鷹所在的制高點。

順著蒼鷹的手勢快步走向其身旁,只見對方看也不看他的方向,雙目緊瞪著下方,熟練的更換彈夾後繼續支援仍在下方的赤鴞。

「姐姐不上來嗎?」雖然對方曾經表明來這裡是另外有目的,可是那是在這情況下仍然不能離開的任務麽?

沒有回應萊特的問題,蒼鷹指示道:「沿著這路走,右方會有工作人員的通道。出去後直接從緊急通道往二樓去,209號房那邊已經準備好緩降機。」

「哎,可是……」

打斷了萊特的話,蒼鷹再度換了彈夾,然後往剛剛萊特攀登上來的支柱走去,喝道:「我們隨後就到。」

 

明顯打發用的句子,萊特也不再堅持,一副擔憂的語調回道:「我知道了,哥哥姐姐要小心啊。」

理所當然的沒有得到回應,萊特又望向赤鴞的方向,才按照蒼鷹的指示從工作人員的通道離開血腥的會場。

 

通道裡,病鼠的屍體三三兩兩的倒在地上。

越過那些沒有生氣的物體,萊特再度對蒼鷹和赤鴞兩人的身份好奇起來。而且,老實說他很好奇兩人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按耐著往回走的衝動,萊特急速穿過通道,登上緊急通道。自此,才終於不再看到病鼠的痕跡。

 

並沒有按照蒼鷹的指示在二樓離開樓梯,萊特直接奔上五樓,才放緩腳步。

對於先一步為他安排退路的蒼鷹和一路保護他的赤鴞,甚至安排兩人陪同自己的尉遲曦他都表示感恩,若不是有這兩人在,恐怕他無法如此順利的離開那騷亂。

然而,這並代表他完全的信任對方,直接從對方安排的逃生路線離去。

離開那封鎖空間的現在,他有自己的方法脫離。

 

在無人的走廊上走著,萊特來到一監視器死角把手機往一空房房門一掃,房門隨即解鎖。

側身溜進房間後,萊特立馬反手把門關上,快速的檢查一遍房間後走進了浴室。

把這樓層的監視器點開在手機上顯示,架在洗手台上,萊特扭開水龍頭,清洗雙手後用沾濕了的手抹上臉上的抓痕及血痕。

由於血早已止住,萊特稍微清理過後就不管了。扭頭看了看右側肩膀後的傷勢,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子彈雖然留在體內,但似乎並未傷及骨頭或主要血管。

不是該在這裡處理的傷口,萊特把傷口堵上後便仔細清洗洗手間的痕跡。

來到陽台,仔細查看酒店以及附近的監視器後,萊特無聲的快速順著一層又一層的陽台落到無人的街道,隨即消失在夜色當中。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