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進大樓,就感到一陣冷入骨髓的的冰冷感。

隨即而來的是不管經歷幾次都無法習慣的聲音出現在腦海裡--“你是誰。”“這是我們的地方。”“回去!回去啊!”

份外好聽的聲音,但嚮介清楚的明白那是會勾起人心中絕望與不安的聲音。

沒有停下腳步,更沒有回應那聲音,他只是朝著黑暗深處前進。

 

這時,其中一道聲音是這麼說的:“這是我們的容身之處。”

容身之處…嗎?

不由得想起出發前到手的關於那兩名由他篩選出來的女生的資料。

根據調查,那名只能確定失蹤當日出發地點的女生,是在都市傳說開始流傳前約一個月下落不明,就時間點來說,恐怕就是這起事件的源起。

而另一名女生,作為首位被選上的人,則是在都市傳說發佈的同時失蹤的。

也就是說,她是在受影響的情況下發佈了那都市傳說以後失蹤的。

至於被選作首位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小時候兩人住在同一個社區,那時候就被發現是同病相憐的存在吧。

(這一切,只因為想要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只為找到自己能夠安心停留的地方…)

 

終於,他停下了腳步。

在他面前的是一道門,應該說是本來是門的位置。

只是現在門的位置只能看到一層漆黑得看不透的薄膜。

腦海裡越來越雜亂的聲音,乃至自己體內正在躁動的血液都表明了自己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沒有一絲猶豫,嚮介再一次邁開腳步。

 

穿過薄膜的瞬間,視野變了,氣氛也變了。

那是一個由黑暗組成的異空間,本應存在的墻壁以至地板都不復見,腳下也是一片虛無。

在這樣一個空間裡,他看到了幾名倒臥著的少女

而在更深處的位置是一道不斷溢出黑暗的裂縫。

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不同於腦海叫囂得越來越厲害的聲音,他聽到了一聲微弱的呻吟

不可置信的看往聲音的源頭--結成愛理

只見她微開無神的雙目,眼淚不斷流出

是對生命還有留戀吧

欣慰的想著面上也被溫和的微笑取代

聽到愛理一次發出沒有意義的音節,他朝著她開口道沒事了

 

 ▽ △ ▽ △ ▽ △ ▽ △ ▽ △ ▽ △

 

周圍一片漆黑…

她不知道自己在這黑暗裡面呆了多久,說不定從一開始自己就在這裡。

她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

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什麼都感受不到。

明明覺得冰冷,身體卻無法感知這一點

明明覺得自己忘了很重要的事情,卻連是否忘記了什麼也忘記了。

心底某處告訴她放任自己沉睡就好了。

但卻一直有什麼在拉著自己,不讓自己就這樣沉淪下去。

每次當她想要探究那是什麼時,腦海徘徊著那充滿誘惑的話語她再一次陷入深淵裡

 

忽地,周圍的氣氛有了些微變化。

受到周遭的躁動影響,愛理睜開了眼睛。

映在她眼眸的是一道光芒一道不容忽視卻又溫柔的不會讓長久處於黑暗中的眼睛適應不到的光之裂縫

 

一絲聲音從本以為早就失去語言能力的喉嚨深處發出

那道光縫一瞬就消失了

但是世界並沒有重新被純粹的黑暗籠罩

雙眼映照不到任何東西,可愛理的心裡清楚的明白--有人,從那光縫進來了

 

再一次發出聲音,手指末端也有了輕微的動作

這一次,她明白自己看到了

在一片黑暗中他,就在那站著

他的存在本身仿佛排斥著黑暗的侵襲

濃霧般的黑暗拼命的想要入侵般在他四周肆虐…

是黑暗在畏懼著那個人本身所以拼命退開

不管事實是怎樣那人周圍沒有半點黑暗導致那人宛如被一層光芒保護著

 

那人就這樣靜靜的站著

在這令人不安、絕望的黑暗當中,恬靜無畏的站著

他的存在就像是不容黑暗侵襲,卻又能夠包含一切黑暗般矛盾卻又和諧的存在

 

啊啊

清楚明白自己的手指動了,一滴濕潤劃過面頰,身體重新感受到何謂冰冷

原來淚是這麼的熱

原來自己還能流淚

原來自己還渴望光明…

原來自己還活著

原來自己還想活下去

 

想是聽到了的聲音那人視線落到了的身上發出了進來第一道聲音:沒事了。

淡淡的說出口的三個字肯定得讓愛理眼睛恢復了光彩溫暖得令她眼淚不能自制的流出來

用恢復知覺的雙手抱著不斷顫抖的身體,她用盡全身的氣力大聲的回應:嗯!

 

 ▽ △ ▽ △ ▽ △ ▽ △ ▽ △ ▽ △

 

一聲強而有力的回應,訴說著她對生存的渴求,令嚮介一直提著的心稍微定了下來。

然而他明白現在不容他有所鬆懈,所以他收斂了自己的表情。

再一次看著那黑無視作爲生物的本能走向它

 

第一次,聲音一致的說:你是誰?!

沒有馬上回應,直到站在黑縫兩步之遙,他才淡淡吐出兩個字:嚮介。

咒語一般,四周包括腦海都被寂靜覆蓋

然而這寧靜如過眼雲煙般一瞬就被更高昂的尖叫洗去

眼前的黑洞也如日冕般噴出更為純粹的黑暗

 

四周的溫度驟降,每一道呼吸都帶出一縷白氣,嚮介正面承受著黑縫噴出的黑暗。

與生俱來的能力徹底的拒絕著黑暗的入侵,同時讓他能夠聽到黑縫深處的聲音。

那是跟腦海裡那道重音非常相似的聲音,一名少女的聲音

而在其“生命受逼的尖叫聲底下,他還聽到了最原初的心聲

那心靈最脆弱的部分,是只有他才能聽見的聲音

面對著她被黑暗束縛的心,他為自己的無力而自責

非常明白此時此刻自己該做的事。

看進黑暗的深處,嚮介說出僅為他一人所用的話語,只為把這魅惑人心的黑暗引導回屬於它的地方。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