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城市都有光暗兩面,而這兩者之間往往只是一墻之隔。

結城愛理【Yuki Airi】面前就是這樣的一個分水嶺

 

走過十字路口後,有一條只夠一個人通過的走廊,那就是通往舊區的路。

這條走廊的兩頭仿佛是兩個世界似的,不,事實上就是兩個世界――一個光鮮亮麗充滿生氣的新市鎮,另一個是連路燈都沒有昏暗無比的世界。

即使如此,這仍然是愛理每次出門的必經之路。

 

自從父親酗酒過度逝世,房子又被扣押後,愛理與母親便搬到舊區一棟五層高的公寓。

平日母親早出晚歸,一星期兩人也不一定能見上一面。

對這樣的生活早已習以為常,今天一如既往的跟其他人分別過後走往舊區的路。

這是幾乎每天都會進行的例行動作。

只是

站在這本該早就熟悉不已的分水嶺前,愛理卻有一種怪異的感覺,一種哪怕是搬來第一晚就必須自己穿過這條路到便利商店買晚飯時都不曾有過的感覺

彷佛黑暗中有什麼在看著你,讓你手腳冰冷難以移動

 

吶,聽說過《背後的腳步聲》嗎?

腦海不適時的想起剛才其他人熱烈討論的內容。

聽過聽過,說是晚上一個人走路的時候聽到背後有腳步聲絕對不能回頭的那個吧?

就是那個。說是一旦回頭就會消失來著。最近網絡超流行的,聽說已經有好幾人消失了呢。

 

搖了搖頭把那詭異的感覺還有回播甩掉,愛理以比平常快的步速踏入那只有十幾步距離的走廊。

(一個人走路突然消失了要怎麼把話傳開呢?被當成失蹤人口尚可理解,但連消失前聽到什麼背後有腳步聲都知道怎麼想都不合理。)

就在這時,背後傳來了微弱卻異常清晰的啪嗒一聲

 

情不自禁的全身僵硬,懷抱在雙手間的參考書跟模擬試卷也因為這一舉動被弄皺了。

但愛理對此並沒有自覺。

因為理應沒有其他人的背後再次傳來啪嗒一聲。

比剛剛聽上去近了點,卻又明顯比身後走廊的長度要遠的地方持續的傳來平穩的腳步聲。

直到現在,愛理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聽不到身後繁華大街的車聲人聲

 

啪嗒

啪嗒

啪嗒

 

仍然僵直在原地的愛理開始嘗試分析現狀。

(世上才沒有什麼不可思議事件。現在後面肯定是住附近的人,說不定就是隔壁青木伯伯。沒錯,平常偶爾也會這個時間碰到他。真是的,我幹嘛自己嚇自己呢?真好笑。)

如斯想著,愛理便轉身打算跟身後的人打招呼。

轉頭的一刻,她就知道這是她十六年來最錯誤的決定

隨著啪沙一聲,參考書跟試卷灑滿了走廊的地上。而走廊,已經沒有結城愛理的身影了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