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禮了,我這是過於興奮了。兩位是秋田犬同志的朋友吧?叫我Neko(小貓)就好。」溫和乾淨的聲線,是酷似米莎姐的聲音。

語調帶著幾分玩味,哪怕前一刻他用媲美電梯的速度連奔兩層樓,萊特的氣息也沒有絲毫絮亂。

「蒼鷹,赤鴞。」擋在萊特身前的高大的男人代替了身後的夥伴介紹,然後提議:「到一旁說。」

 

萊特隨著兩人來到一處人比較少的角落。接著男人遞給萊特一隻舊式的硬殼手機,說:「我們受人所託保護你直到宴會結束,不過我們也有其他事務在身,緊急狀況用手機聯絡。赤鴞會跟著你去座位,我會在外邊。」

簡短直中核心的幾句話交代完狀況後,男人才讓步。此時,萊特才看清楚女人的樣貌——黑西裝一套,帶著大墨鏡,皮膚白皙像白種人,紅唇金髮,耳朵上有漂亮的單耳墜飾。

「不用太拘謹,你隨意就好,可以當我們不存在。」女人輕輕笑著,感覺上比男的親切多了。

 

把玩著手上的只存了一支號碼的舊式手機,萊特一副好奇的模樣環視著四周的情況,隨意道:「秋田犬同志有心了。」

本來只想著來看看,但現在居然特地安排人保護自己,萊特心底表示尉遲曦人果然很有趣。

沒找到自己要找的人,萊特總算把視線落在眼前的人上:「姐姐的耳飾真漂亮。」把手機收起來,笑道:「走吧,我很好奇到底會有什麼事發生。」

轉身搭著輕快的步伐往會場入口走去,同時不忘朝男人揮手道:「哥哥再見。」

對於萊特的讚美,女人沒有回應,就只是笑笑跟著萊特往會場走去,而男人則是徑自轉身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會場在地下二樓,是個挑高的樓層,等萊特兩人到達時,已經有許多人在此聚集,或談天,或飲酒。不少人聚集在會場中間的自助式餐點處,從這氛圍看來,主持人似乎尚未到達。

搭著輕快的腳步,萊特在人群中穿梭,外衣上的皮帶隨著其動作擺動,宛如貓咪的尾巴一樣。

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打扮可能跟會場格格不入,萊特雙手插在口袋裡面,準備現在會場走個一圈,算是熟悉場地之餘,也順道搞些小動作。

墨鏡上已經不再顯示任何資料,倒是藏在貓耳帽那雙貓眼睛後的小型攝像機記錄著前方的畫面以作記錄。

藏在口袋裡面的右手熟練的操作著手機,忖摸著趁這難得的機會駭看看場地裡面的智能通訊器材,左手則把玩著些竊聽、定位類的小零件心癢著去偷偷塞些到那些大人物身上。

 

盤算著這些有的沒的,萊特自是沒忘記那稱號赤鴞的女性。

直覺告訴他,自己的動作沒有逃過對方的雙眼,或者說,他沒有特別要隱瞞對方。可是,觀察了一陣子,對方還是沒啥反應,看來是不打算阻止自己吧?

很快的,萊特就把會場繞了一半。雖然手上的動作不停,可是人數眾多,設備的限制,使得他一時半會是不會有成果。

把腳步放緩,有點無聊的萊特決定跟赤鴞聊聊天:「姐姐跟秋田犬同志是朋友?」此時此刻,相比起接下來的活動,萊特表示還是對尉遲曦這人比較感興趣。

「小朋友還是不要多問的好。」赤鴞似乎不喜歡這個問題,雖然笑著卻有股陰陰的不快:「如果想活命就少接觸這個人,他喜怒無常。」

「哦……」聽到赤鴞的話,萊特乖巧的回應,雖然從中能聽出來他的不情願。接著,似是自言自語般,萊特小聲喃道:「在我看來現在才保持距離有點遲就是。」

 

快速的看了看剩下一半的會場,依舊沒看到某混蛋或者其貼身護衛的萊特歎了口氣,說:「聽剛剛那個哥哥說這有座位安排?」慵懶的語調,配上那聲歎息,很容易就讓人覺得萊特是無聊了。

「F25。」迅速的給萊特報上座號後,赤鴞似乎有點遲疑的問:「過去等,還是你要再逛逛?」

這邊廂,好奇聲稱自己在外頭的蒼鷹在干些什麼的萊特不管怎麼操作監視器就是找不到人,只看見外邊的人員基本上慢慢的在清理,往中心會場集中的趨勢。

把外面的情況看在眼裡,萊特不禁暗想:今天難道不宜找人,不然怎麼想要找的都找不到……

「F25麼?」萊特說著,把視線落在與入口處相對靠近的位置。接著轉頭看向舞台的方向,又看了看會場其他能供逃生用的門。

逃生口只有進來的那道門麽……

 

不一會,萊特看向赤鴞,無所謂的笑道:「姐姐決定吧?我可不想給姐姐添亂。」如此說著的萊特,似乎完全忘了自己前一刻還想著要在那些大人物身上放監聽器。

「那就去坐好吧,省的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赤鴞如是說,緊接著她拿出了一張宴會的時程表給萊特:「應該快開始了。」

「哦。」乖巧的回應著,萊特低頭看時程表,琢磨著黑道的聚會居然正經的有時間安排,一邊繞了個遠路把之前還沒逛到的區域也走一遍。

途中經過一個男人時,萊特看著覺得面善卻又很陌生,有點疑惑的偏頭,最終因為想不起來是誰,就繼續走自己的。

 

來到座位附近,萊特悄悄的又把墨鏡啟動,把座位前後左右的人看個遍,順便對照下自己的資料庫,看有沒有有趣的、值得多多關注的對象。無奈根本沒有什麼有趣的情報。

今天果然不宜找人吧……萊特再度在心底抱怨。

 

很快的,從大門傳來了腳步聲,一位戴著銀色面具的金髮男子在眾多保鑣的簇擁下進入了會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而他豪不在意的往舞台上走去。

對於這名金髮男子,一直偷看著監視器的萊特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看過去,而是繼續看向四周……

「感謝所有與會嘉賓回應我們的邀請。」男子上台後便開始發言,也不管有沒有全員就位:「啊,大家不用拘謹,想要繼續用餐的可以隨意。」

直到男子走上舞台,心想不能太過離群的萊特終於把視線也移到那邊。

「我想各位一定很好奇宴會的目的,事實上我們是來爭取投資的,我旗下的卡嘉娜生技公司近日研發出了一種強力的藥劑,能夠修復大腦損傷的神經系統已恢復記憶能力。」

聽到對方的開場白,萊特首先想到的不是這藥劑能不能也修復自己的記憶,而是連上網絡查看卡嘉娜生技公司是什麼來歷、其他產品、評價等等的。

不一會,就查到了卡嘉娜生技公司算是中小型企業,而且是屬於黑勢力的產業,故此放在業界並不是非常亮眼。想到這聚會的人士,這發現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想這個藥劑對於在做許多成員應該都會有興趣,它不只能夠修復記憶而已。」男子神神祕地笑笑,不把後面的話說完全:「但是由於公司資金有限,目前藥劑仍處於試驗階段。有興趣的朋友們,待會兒不妨到一旁跟我了解情況。」

男人隨興地說完便下台了,而他身後的舞者與歌手相繼上台,開始了一連串勁歌熱舞表演秀。

 

台下,萊特只感到很多疑問。

剛剛男子說了句什麼「在座許多成員」,可在座的雖然都是黑道,但應該是歸屬不同的幫派才是?為什麼會說得他們是同個組織似的?

想著,一些好奇的人已經開始圍上那男子,心中抱有疑惑的萊特自是觀察起來那堆人的身份,想著找看看有沒有些重要人物在裡面,好看看他們是否有黑道以外的共通點。

觀察著,萊特踏著輕盈的腳步,超越了好幾個正在往男子走的人,往金髮男子的位置靠攏。對比起剛剛慵懶的模樣,這舉動讓人不禁懷疑這隻小貓是不是在聽到有趣的就把赤鴞給忘了。

 

男子基本上就是在講解他們研發的東西還有一些實驗報告,然而那些內容哪怕是在萊特聽來也是過於誇張了。不過從身邊仍然不少人表示感興趣,想必這樣的說辭才能讓人投資吧。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對這項修復記憶的藥品有興趣,部分的來賓各自組成了交流圈,正討論著各式各樣雜七雜八的資訊,從國外到國內都有。

身後,赤鴞與萊特依舊保持著三步的距離內。

「修復記憶只是一個引子而已,我相信你們都能看破其後更深層的意義,如果能跨出這一步,魔吻,甚至是更強力的致幻劑也就都不重要了,因此我希望各位能多多幫忙。」男子的遊說持續著:「當然,這並不是無條件的,只要肯出資的人,我們都會給予相對應的報酬,無論是要插股還是要取得藥物,這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可以接受的提議。」

 

男子的講解,萊特聽了片刻便沒了興趣,如此的說明還不如他直接在網上看。想著,他就不安分的左右看,然後就在人群外繞起圈來。

修復記憶……若真能做到,是能造福人民的好東西,可是這東西出自黑道背景的公司,怎麼想就怎麼不對勁。

那邊廂,男子還在說實驗結果多麼的效果顯著,這邊廂,萊特就在思考修復腦補神經能做啥,使得大堆人聚在這裡。

慢慢的繞著圈,萊特偏頭自言自語似的說:「修復腦神經……神經元再生……腦……」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那聲量剛好能讓一直跟自己保持三步內的赤鴞聽到。

「修復記憶是其一……增強記憶,抗衰老,情緒控制……情緒、記憶?」思索至此,一直在繞圈的萊特止住了腳步,站在人群後看向男子,若有所思。

 

片刻,似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嘴角毫不掩飾的上揚。扭頭看向赤鴞,萊特愉快的說:「姐姐,這藥挺有意思的,要不要弄些回去?」

話剛說完,男子正好給人群說出資的好處,聽到熟悉的字詞,興致正濃的萊特笑得更愉悅:「看,這可是比魔吻更厲害的藥劑,這樣的機會可不能錯過喔。」

與輕鬆的語調成對比,墨鏡下的雙眼緊瞪著赤鴞的神情、面部變化。雖然可能性不大,他還是想要看看對方會不會因為一個小孩知道魔吻而有什麼反響。

然而,赤鴞依然保持著微笑,並沒有表露任何一點情緒,提醒道:「在這裡必須謹言慎行。」接著再度開口:「關於他們提及的技術,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講過的,你在來之前大概沒有收過這次的情報吧,表面上是修復記憶,但是實際上是要進行記憶塑造,是很危險的東西。」

 

對方突然解說起來,讓萊特不禁一愣。不是因為對方說的跟自己推測的相去不遠,而是多少奇怪對方怎麼就把情報告訴自己了。

而忠於目前的角色,萊特先是輕輕的湊到對方跟前,抬頭很是認真的打量著赤鴞,片刻才肯定似的點頭,微微一笑:「姐姐真是好人呢。」

話畢,萊特又是輕輕的往後跳了一小步跟赤鴞拉開距離,隨意的道:「不過這次是姐姐想多了。那男的不是說了嘛,只要肯出資,就可以取得藥物。我是普通人,姐姐想的方法還是交給秋田犬同志或者……」說到這,原本預定試探用的話不知為何就是說不出口。

取而代之的,萊特再偏頭,很是疑惑的問:「嗯?姐姐跟哥哥今天來,難道就是為了這個藥?阿勒,可是已經知道這發佈會的內容是什麼,為什麼還要特地來?」

這問題,與其說是要探究,不如說是純粹的小孩子好奇心在發問。

 

「我不是好人,我在這裡只是因為要做個人情,對那個人來說權力、名聲或是金錢都是浮雲,唯一能讓他肯出手的只有欠下的人情以及興趣使然,倒是你們怎麼認識的更匪夷所思。」赤鴞眨了眨眼轉移話題。

「網絡上認識啊。」理所當然的語氣,萊特很乾脆的就為對方解惑,完全不介意對方改變話題。然後補充道:「唔……其實也說不上認識,我也就發了個電郵而已。」說實在,萊特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自己在這。

「你要小心了,引起他的興趣可是會很麻煩。」赤鴞面帶微笑的理解了。

 

突然,從舞台那傳來了尖叫聲,第一聲尖叫後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騷動。

驚叫聲四起,從舞台上傳來了濃烈的血腥味與腐臭味,慌亂的人潮中,不停四竄的四足異類——病鼠,不知如何出現在會場的東西,以銳不可擋的姿態見到人就猛咬。

因為這個晚會是不能攜帶槍械的,所以能夠感受到這些黑道成員們的驚恐,他們努力地往大門奔去。

赤鴞在第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聲中便將你護到身後,並且挪到邊緣的位置避免被人群衝撞。

 

不得不說,第一聲尖叫聲響起的時候,萊特第一反應是自己被坑了。可是擋在自己面前的身影讓他這念頭稍稍收斂了下。

配合著赤鴞挪到邊緣位置,萊特還是不明白這麼些病鼠是打哪來的。按道理這程度的異樣,他的系統會有警示才對。

通過墨鏡後的畫面檢查時,萊特不忘配合著偽裝,從赤鴞身後感興趣似的探頭,道:「哪來的異形?跟好陣子以前在網絡上流傳的遊戲怪物長真像。」

忽地,他看見了會場另一側兩個熟悉的護衛身影正在護送著某男人從亂竄的病鼠間跑向大門。先於思考,萊特的腳已經往那個方向踏出。

腦海滿是姐姐傷心落淚的畫面,此刻的萊特已經忘記了自己在哪、為什麼在這、周遭的環境更是與他無關。

 

瞬間,那屬於小貓的好奇心、調皮、隨性再度被殺意所取代。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