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聽到門後傳來禮貌的一聲「請進」,正木萬分無奈的回應了一句「打擾了」便領著同行的人走進嚮介家的大門。

一如預想的看到嚮介“沉思”的模樣,正木努力制止自己翻白眼的衝動,笑著為兩人介紹對方:「遙,這位就是我跟你提到的嚮介,是民間協力。嚮介,這位是立花遙【Tachibana Haruka】,是結城愛理的朋友。」

走到還穿著校服的遙面前,嚮介保持著禮貌的態度問:「我可以叫你遙嗎?」

得到當事人的首肯,他才接著說:「遙,正如正木介紹的,我是嚮介,今天很謝謝你願意上來。先來這邊坐下吧。要喝點什麼嗎?」

 

顫顫驚驚的按照指示在沙發坐下,輕輕的回絕了嚮介的提議。

眼神示意正木去準備茶水後,嚮介在她的正面坐下。

看著略微不安的坐著的遙,嚮介柔聲的問:「上課開心嗎?」

預想到不會有回覆,他沒有停頓的接著說:「這個時期應該在準備考試了吧。對啦,你是讀文科還是理科的?」

遲疑了一下,遙小聲的回答:「理科。」

 

「理科啊…」調整了一下坐姿,嚮介仰頭看著天花板,有點懷念的說:「想當初我也是理科呢…本來想著選理科就不用背書,但根本不是那回事嘛。那些三角函數可是費了我一番功夫才記下來。」

說著,他不知從哪變出一張白紙放在茶几上。

「三角函數就sin、cos、tan沒錯吧?」邊說邊在紙上寫了對應的字並畫上了一個直角三角形。

 

這舉動引起了遙的興趣,雖然仍然低頭看著茶几,但她的目光已經追隨著嚮介的筆。

向在茶几上放下了兩杯熱茶的正木點頭致意後,嚮介便繼續說:「然後我當初是怎樣記的呢…某天我突然發現可以靠字本身的形狀幫忙。」

看不到低著頭的遙的表情,但相信跟站在旁邊的正木差不多吧――一頭霧水。

 

「tan最簡單了,你看這t字不是先直後橫嗎?所以就是直邊除橫邊。然後sin跟cos都是除斜邊的,辨別的方法就是c字是先橫向發展所以是橫邊除斜邊……」

待嚮介一面得意的說完,遙早已驚訝得抬起頭來。

半餉,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不是更加複雜嗎?」

伸手拿過自己的茶杯,嚮介維持著飄然的語氣側頭反問:「會嗎?」然後就閉著眼聞著茶香喝了一口。

重新睜開眼睛後,他笑著招呼起對面的人:「好喝。你也喝喝看吧,不要看他長那樣,茶不知怎的泡得特別好。」

 

可能是因為剛剛嚮介的發言緩和了緊張的心情,遙依言拿起了冒著白煙的茶杯。

小小的抿了一口,不由得讚歎起來:「好喝。」

笑著看遙再喝了一口熱茶,嚮介覺得時機已經到了:「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天發生什麼事情嗎?」

 

全身顫抖了一下,隨即放鬆了身體,遙雙手拿著茶杯放膝蓋上。

感受著茶杯傳來的熱度,遙小聲的說:「嗯。」

 

 ▽           

 

「吶,聽說過《背後的腳步聲》嗎?」聊著聊著,遙突然想起昨晚在網絡上看到的傳聞。

話音剛落,另一人就馬上興奮的回應:「聽過聽過,說是晚上一個人走路聽到背後有腳步聲絕對不要回頭的那個吧?」

「就是那個,說什麼一旦回頭就會消失來著,最近網絡超流行的,聽說已經有好幾人消失了呢。」

「嗚哇,不要說啦。」旁邊的人捂著耳朵,誇張的搖頭說。

 

可是已經興在頭上的人沒有理會她的抗議:「你還是一樣膽小呢。所以,小遙你看到的是哪個版本?」

「還有不同版本啊?」跟發問的人不同,遙本身並沒有對靈異故事特別感興趣,昨天也只是剛好在論壇看到有人在討論而已。

「當然有!有說是凌晨三時正穿過走廊時聽到腳步聲回頭才會消失,有說聽到腳步聲以前路燈會閃爍,有說聽到腳步聲之餘還會看到黑影……」

看她如數家珍般快速的一連說了好幾個版本,遙不得不說自己真的有點招架不來,只好在旁邊「唔,這樣啊,你知道得真清楚呢」的附和著。

「不過流傳得最厲害的還是“天黑以後穿越交界”這個先決條件。」

「交界?」比遙快一步,早就放下雙手的好友好奇的問。

「你不是怕嗎?怎麼偷聽了。」

「你說那麼大聲還需要我偷聽嗎?快說下去啦。」

「是是。網上沒有明確說“交界”是什麼啦,所以大家都在猜啊。」

「啊,我好像有看到類似的。」回想起昨天看到的內容,遙重新掌握發言權。

    全站熱搜

    凌空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